國家稅務總局主管 | 中國稅務報官方網站——專業·權威·服務
稽查觸網 數百萬隱匿稅款悉數追回
2015-12-11 19:20:40 | 來源:中國稅網·www.kikkjr.tw 中國稅務報 | 作者:蔡多鴻 周登恒

    在檢舉線索不明確、常規查案思路難獲突破的情況下,稽查人員怎么辦?甘肅省武威市國稅局稽查局用“互聯網+”思維做了成功嘗試:在網絡、報刊上搜尋與被查企業相關的信息,尋找企業賬外經營線索,配合線下調查,查清網絡檢舉企業偷逃稅350多萬元。

    “一共是775.7萬元,我已全部繳清。”2015年7月的一天,甘肅省武威市A酒廠財務人員對市國稅局辦稅服務廳工作人員說。這意味著,國家稅務總局轉交的A公司網絡舉報案,經過長達一年多的努力終于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總局轉來網絡檢舉案

    2014年3月3日,武威市國稅局稅務違法案件舉報中心接到省國稅局舉報中心一封交辦函,里面裝著由國家稅務總局轉交的網絡檢舉材料,檢舉內容為A公司賬外銷售了大批產品,涉嫌偷逃稅。 

    收到交辦函后,武威市國稅局領導當天即作出查案部署,該局稽查局當天即組建了專案檢查組。 

    對照檢舉人提供的線索,檢查組從征管系統中調取了A公司的納稅申報資料及財務報表。查看相關內容,檢查人員發現,A公司是一家酒廠,主要從事酒的生產和銷售業務。仔細分析相關數據,檢查組初步判斷A公司存在隱匿收入、虛增成本的重大嫌疑。 

    為不打草驚蛇,檢查組制定了突然上門的檢查方案。

    突擊檢查發現逃稅事實

    根據方案,檢查組在一個工作日突然來到A公司,簡單說明情況后迅速調取了會計的賬簿、記賬憑證等資料,同時采集了企業的電子賬務數據。 

    檢查組以收入、成本為切入點,重點檢查企業可能存在隱匿收入的環節——“應收賬款、應付賬款”等往來會計科目,仔細比對企業的“產成品、庫存商品、主營業務收入、其他業務收入”等明細賬。通過逐一比對,檢查人員發現A公司將大量貨物銷售款掛在往來賬戶上,還存在以貨抵債的問題,導致大量銷售未計收入或少計收入,從而少繳稅款。 

    通過賬內檢查,檢查組初步查實,A公司在2011~2013年度少繳增值稅102.2萬元、消費稅123.6萬元、企業所得稅13.2萬元,合計少繳稅款239萬元。

    查證檢舉線索遇障礙

    接下來,檢查組開始查證檢舉線索。 

    根據檢舉人提供的主要線索——A公司個別月份的《包裝車間產量及包裝物月報表》,檢查組對A公司的負責人、財務主管和8名員工進行了詢問調查。結果是,檢舉人提供的報表的確存在,但相關數據和內容無法得到進一步證實。 

    檢查組再根據“A公司賬外銷售了大批產品”的檢舉線索展開外調檢查,也未能取得有效證據。 

    經過商討,檢查組轉而到當地供電、供排水單位,對A公司2011年至2013年間的用電、用水和污水處理情況進行調查取證。調查結果是,A公司的用電量和污水處理費與其入賬數量完全一致,用水量有些差異。檢查組了解到,A公司用水量出現偏差的主要原因是A公司管理混亂所致。

    當時,A公司的董事長因被舉報并查實侵吞了公司財產被判了刑,公司的賬務資料被法院封存,導致資金支付困難,部分管理費無法入賬,后來公司的2.2萬元水費由王某個人先墊付,后以產品抵頂。而A公司未對此部分產品申報繳稅,屬于賬外經營行為。 

    針對相關問題,檢查組對A公司銷售經理李某、劉某以及A公司的產品經銷商詢問調查,但未取得能證明A公司賬外經營的證據。找到A公司的原材料供應商詢問,檢查組發現有些企業已停產,有些企業無法聯系,也未得到有用線索。 

    無奈,檢查組找到A公司的外包裝供應商B公司,調查B公司對A公司的包裝物供應情況。經查發現,B公司賬面上的包裝物發出數量與A公司賬面上的包裝物購進數量一致。顯然,這也不能說明A公司存在賬外經營問題。

    線上查詢獲得重要線索

    怎么辦?檢查組想到了互聯網:A公司的產品銷售需要做大量市場營銷及宣傳工作,網絡、報刊上應該有他們的經營信息。 

    于是,檢查組開始網上搜尋。不久,檢查人員即發現一篇有價值的網絡報道,其中提及A公司曾于2011年發生多起經濟糾紛案,該公司每年都要向其母公司(C公司)上交一定的回款及利潤。但A公司的賬上并無相關款項的記錄。這部分資金是從哪來的? 

    檢查組還從網絡報道中得知,A公司和某拍賣公司于2013年6月在蘭州共同舉辦了專場拍賣會,拍賣會最終成交額為440萬元,其中A公司一款年份較長的原酒“甲產品”拍出了156.8萬元的高價。同樣,A公司賬面上并無相關交易記錄。難道A公司在吹牛?

    線下調查固定逃稅證據

    根據網絡報道經濟糾紛案中的重要線索,檢查組在2015年1月~3月間開展了一系列外圍調查,取得一份關鍵證據材料——《甘肅省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該材料與A公司2008年~2010年度的生產和經營直接相關。 

    為核實相關證據,檢查組到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西固區人民法院、甘肅C公司和蘭州D公司等單位調查取證。西固區人民檢察院案卷調查取得的證據資料證實,A公司每年都要向C公司交一定的回款、利潤,這些款項中有165萬元未通過對公賬戶轉賬,屬于賬外經營資金。檢查組通過約談A公司的總經理和財務人員,證實165萬元的賬外資金是A公司的銷售貨款,未申報納稅。 

    為弄清楚A公司拍賣所得是否如實申報納稅問題,檢查組約談了A公司相關負責人,得到的答復是,媒體報道的總成交額440萬元和156.8萬元的最高單品拍價是宣傳噱頭,實際沒那么多。經過調查取證,檢查組最終確認A公司當時拍賣“甲產品”取得收入120.1萬元,此次拍賣所得A公司沒有申報納稅。

    A公司既補稅又挨罰

    取得確鑿證據后,武威市國稅局于2015年7月依法對A公司做出稅務處理和處罰決定:對A公司在往來賬戶隱匿收入、以貨抵債和銷售未計或少計收入、賬外經營的違法事實按偷稅性質論處,依據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對A公司追繳稅款354.7萬元、滯納金133.8萬元、罰款235.3萬元,合計723.8萬元。其中包括增值稅161.9萬元、消費稅198.3萬元、企業所得稅46.4萬元。 

    近日,A公司如數將上述款項補繳入庫,此外補繳入庫自查稅款51.9萬元,共計補繳入庫稅費775.7萬元。此案查補收入,創下武威市國稅局查處檢舉案件查補收入的新高。 

    另外,武威市國稅局將本案查處情況及時通報地稅機關,經地稅機關檢查確認,A公司后補繳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等稅費近47萬元。


責任編輯:蔡多鴻 周登恒
青海快三预测